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从大佬到武林盟主 > 后记一及新书预告

后记一及新书预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潜渊十二年,小寒,京城。
  
  寅时三刻,日月殿宫门大开,群臣分文武两班,鱼贯入朝。
  
  不多时,领班女监悠长的唱喏声从殿后传来:“陛下到!”
  
  群臣俯首,长揖到底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  
  正值壮年的潜渊帝张若拙,身披玄色九龙捧珠袍,头戴四方平天冠,龙行虎步登上龙椅坐定,平声道:“众卿平身!”
  
  “谢吾皇!”
  
  群臣起身,手持笏板,垂首而立。
  
  上方女监高声唱喏道:“有事启奏,无事退朝!”
  
  唱喏声未落,群臣之中一人,手持一指厚的黑铁笏板大步走出,一揖到底,声音洪亮的高声道:“臣有事奏!”
  
  殿内群臣闻声,目光交错,人人自危,噤若寒蝉!
  
  概因出列之人,不是旁人,正是当朝御史大夫,新朝第一大喷子刘建峰!
  
  自大汉立朝以来,此人便从武将转为了文臣,干起了风闻奏事的买卖,少帝登基之后,更是官至御史大夫!
  
  而刘建峰也不负两朝帝王的信任,旁人不敢说的话,他敢说!旁人不敢喷的人,他敢喷!
  
  太宗皇帝在位之时,这厮还曾于这日月殿内上演全武行,手持铁笏板追打一名二品大臣,数十名金吾卫上前阻拦,都被其打翻在地。
  
  更令满朝文武惊掉下巴的是,御前行凶的刘建峰,最后不但屁事没有,反倒得了太宗皇帝好些赏赐,反倒是那名被他打得奄奄一息的二品大臣,最后竟落了一个革职查办,流放西凉州的凄惨境地。
  
  那是大汉朝的文武大臣们,第一次见识到“北平党”的能量!
  
  值得一提的是,大汉朝没有党争。
  
  既因大汉尚没有成气候的党派,能与“北平党”一争高下。
  
  也因大汉朝两位帝王,皆算得上是“北平党”的党魁……在锦天府那位不发话的情况下。
  
  “北平党”一般不争。
  
  但“北平党”既争,便从无失手!
  
  因此,此刻满朝文武见刘建峰出列,才会人人自危,噤若寒蝉……谁知道这条疯狗,这次又要咬谁呢?
  
  然而,他们不知道的是,殿上的潜渊帝见到刘建峰出列,隐藏在冕旒后的面容也在不住的皱眉。
  
  刘建峰行事看似百无禁忌、嚣张跋扈,但旁人不知道的是,往常刘建峰在弹劾哪位大臣之前,都会先行与他通气,而这次……没有。
  
  但他还是和颜悦色的轻声道:“刘爱卿有何事要奏?”
  
  殿下的刘建峰没抬头,大声道:“老臣要弹劾太师罗岳,把持朝政、欺上瞒下、结党营私、横征暴敛,名为文首,实为文贼……当诛!”
  
  慷慨激昂之声,字字句句都仿若惊雷,炸得满朝文武的脑瓜子都“嗡嗡”的。
  
  下一刻,日月殿内炸开了锅,众位大臣都不顾尚在御前,便四下交头接耳,数百道目光,皆往立在文臣一班最前方的太师罗岳身上瞟。
  
  怎么回事?
  
  刘建峰怎么会弹劾罗大山?
  
  他们不是儿女亲家吗?
  
  也没听到什么风声啊!
  
  难不成,“北平党”的内部倾轧要开始了?
  
  然而须发已经开始花白,宽大的蟒袍裹在身上都显得空荡荡的罗岳,却仿佛未曾听到刘建峰的弹劾,一手拄着黑蛟杖,老神在在的闭目养神。
  
  殿上的潜渊帝也被刘建峰的弹劾给惊住了,冕旒剧烈的抖动。
  
  老贼……安敢欺我耶?
  
  弹劾太师?
  
  怎敢弹劾太师!
  
  好几息后,他才重重的一拍御案。
  
  领班女监会意,立刻高声唱喏道:“肃静!”
  
  群臣即刻闭嘴,不敢再议。
  
  潜渊帝强压住心头怒意,不咸不淡的道:“刘爱卿,你既为御史大夫,该知构陷当朝一品太师,该当何罪!”
  
  话语虽淡,但“构陷”二字的份量,却已足够沉重!
  
  殿内的众多文武大臣闻言,哪还不知万岁这是在示意刘建峰……想清楚了再说话!
  
  哪知这刘建峰却像是王八吃秤砣,铁了心一样的要与万岁作对,竟装作没听懂潜渊帝话里的意思,伸手从怀里掏出奏折,吹着胡须激昂的道:“老臣岂能不知国法,此乃老臣秘密收集罗太师家产,罗家坐拥良田五千亩、家私数十万、仆役逾千,贪赃枉法之罪无可辩解,万请陛下明察秋毫,切不可放过此獠,若是陛下不应老臣此奏,这御史大夫……老臣不做也罢!”
  
  殿内群臣闻言,心头顿时掠过一万句“卧槽”!
  
  良田五千?
  
  家私数十万?
  
  这也算事?
  
  罗太师身为开国元勋,两朝为臣二十载,便是年节的御赐也不止这么点吧?
  
  仆役逾千?
  
  刘疯子你怕是将罗家远在玄北、西凉的佃户老小,也全部算上了吧?
  
  红口白牙污蔑人,也不带你这么不打草稿的啊!
  
  连立在文臣最前边的罗岳都忍不住睁开眼,扭头看了刘建峰一眼:不应就辞官?商量的时候没这一出儿啊?老贼你这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噼啪响!
  
  殿上的潜渊帝此刻也有点懵,拿不的确底下这哥俩今儿闹的这又是哪一出儿,难不成……又是削官的事儿?
  
  他沉吟了几息,望向罗岳,和颜悦色的问道:“刘爱卿此疏,太师可有何话说?”
  
  罗岳拄着蛟头杖徐徐出列,俯首道:“铁证在前,不敢辩解,老臣……乞骸骨!”
  
  “嗡……”
  
  日月殿内,再一次炸了!
  
  一同炸的,还有潜渊帝的心态。
  
  他气得怒目圆睁、瑟瑟发抖,好几次张开嘴,又生生咽了回去。
  
  好半响,他才猛地一拍御案豁然而起,怒喝道:“此事再议,退朝!”
  
  言罢,他一挥大袖,转身就走!
  
  众文武大臣这才反应过来,慌忙一揖到底:“恭送陛下!”
  
  待潜渊帝的身影消失在大殿内之后,群臣才纷纷起身。
  
  唯有刘建峰与罗岳还保持着俯首作揖的姿态。
  
  两人的态度出奇的一致:他不走,我走!
  
  群臣看了看这二人,满腹的表达欲,却谁都不敢开口,唯恐让人误会是落井下石,只能带着一脸便秘的表情,快步离开日月殿,想着找个隐秘点的地方,约上三两好友,仔仔细细的议一议今日这一出大戏。
  
  今日的京城,热闹了……
  
  待群臣行出日月殿外之后,一名身披玄色麒麟甲,外罩蟒袍的花白胡子老将才缓步走到二人身前,一手按住一人的肩膀,痛心疾首的说:“亏我上个月还请你们俩吃小鸡炖蘑菇……不仗义啊!”
  
  刘建峰抬起头没好气儿的看了他一眼:凑什么热闹,没看到我俩还跟这儿揖着吗?
  
  罗岳更是耿直,头都没抬,直接就打掉了老将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: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!
  
  老将见状,又叹了一口气,按着腰刀郁郁的步出日月殿,背影萧瑟。
  
  然后,老将刚出日月殿,就被早已等候在殿外的女监给截住了:“大司马,陛下请您进膳。”
  
  老将闻言,回过头看了一眼还再殿内摆着姿势的那俩犊子,面上愁苦的神情越发的浓郁了,无奈的挥手道:“带路吧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